收藏本站
2015417 星期一 1409
走出“舒適區”:煤電超低排放邁入新時代

發布時間:2017-02-23  瀏覽次數:2203次  來源:

一直以來,煤電機組運轉不受自然條件影響,穩定的出力為經濟社會的持續發展與平穩運行提供著保障。但隨著經濟增速放緩,社會用電量增長開始減速,加上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崛起,煤電機組開始越來越頻繁地接到電力公司低負荷運行甚至停機的安排,機組設備閑置率普遍提高。

2014年,火電項目審批權下放,2015年火電項目環評審批權下放,地方政府對于煤電項目的投資熱情迅速提高。雖然電力項目建設周期長,“十三五”期間仍將有近2億千瓦煤電項目建成投產。

早在2015年12月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已向有關部門明確了一項治理霧霾的“硬任務”:在2020年前,對燃煤機組全面實施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

超低排放是通過多污染物高效協同控制技術,使燃煤機組的大氣主要污染物排放標準低于我國現行的《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這一法定標準,而接近或達到天然氣燃氣機組的排放標準。

據了解,全國燃煤機組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完成后,每年可節約原煤約1億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8億噸,電力行業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可降低60%左右。

過剩“急剎車”來得及時

煤電“過剩”也許在未來幾年內還要為人詬病,但“污染”的帽子,煤電摘得很堅決。煤電過剩問題在今年蓋棺定論,“急剎車”來得及時。截至今年11月,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電廠裝機容量15.7億千瓦,火電10.4億千瓦,其中燃煤機組約占9億千瓦左右。

2014年被稱作“超低排放”元年,明確了“超低排放”的概念,開始了最初的嘗試。2015年則是各種技術路線在各種容量等級機組上的探索與推廣,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提出,要全面實施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根據統計,2015年全國煤電超低排放改造助力電力行業減排成效顯著,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與此前排放峰值相比,分別下降了93.3%、85.2%、82.0%。

2016年,“超低排放”改造結束了蹣跚學步,開始奔跑。超低排放改造時限提前,東、中、西部地區滿足改造條件的燃煤電廠要分別于2017、2018、2020年前完成相應改造工作。“將自己打造為比燃氣發電還清潔的電源”已是煤電謀求生存必須要走的道路。

超低排放有技術有問題

從實現超低排放的燃煤電廠來看,采用的超低排放技術或措施主要分為以下3類:

一是對已有技術和設備的潛力進行挖掘、輔機改造、系統優化,如對脫硫除霧器、電除塵器電源和電極進行改造;

二是設備擴容,增大裕度或者是將原來過小的裕度恢復正常,如增加脫硫塔或其噴淋層、增加脫硝催化劑層數、增加濕式電除塵器等;

三是采用熱值高、灰分低、硫分低的優質煤,如很多電廠未對脫硫設施進行改造仍能實現二氧化硫超低排放,多是由于近年來煤炭市場向好、煤質趨好等前端利好因素的貢獻。

總的來看,上述超低排放技術措施仍主要采用電除塵器、布袋(電袋除塵器)、石灰石石膏濕法脫硫技術、選擇性催化還原技術等,基本上沒有創新性、革命性技術的出現。

而從煤電超低排放本身來,還存在法律和監管等問題:

首先是法律的問題。根據《環境保護法》、《大氣污染物防治法》,對企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控制的判定應該用排放標準衡量,達標即為合法,超標違法并承擔相應責任。而目前對煤電超低排放改造的要求,多是以行政文件要求為主,僅有部分省市采用地方標準形式。

其次是監管問題。顆粒物參比方法所采用的手工采樣重量法是基于顆粒物排放濃度大于20mg/m3進行采樣分析,當濃度小于20mg/m3時,手工測量誤差相對較大。此外還有監測斷面選取、定期維護、人員能力等影響精度因素。這些問題的存在影響了燃煤電廠超低排放的進程和精度。

節能減排政策多樣有效

早在2014年5月,發改委、環保部和國家能源局聯合下發的《煤電節能減排升級與改造行動計劃(2014-2020年)》中曾提出具體目標:全國新建燃煤發電機組平均供電煤耗低于300克標準煤/千瓦時。

2016年1月,國家發改委、環保部和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關于在燃煤電廠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指導意見》,鼓勵燃煤電廠自愿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并從價格、財稅、融資等方面,提出了四項配套政策,對燃煤電廠給予了支持和鼓勵。

國家能源局、環保部于2016年6月28日發布《關于印發2016年各省(區、市)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目標任務的通知》,將改造任務分解細化。

2016年7月13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有序放開發用電計劃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其中包括加快縮減煤電機組非市場化電量,放開跨省跨區送受煤電計劃,合理確定優先購電、優先發電等內容。

2016年12月的《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十三五”期間要力爭將煤電裝機控制在11億千瓦以內,取消和推遲煤電建設項目1.5億千瓦以上。至此,煤電企業依靠擴大裝機規模尋求發展的時代已宣告結束。

    轉型需變被動為主動

當變革開始、輝煌不再,煤電不得不走出“舒適圈”,迎接競爭激烈卻富有生機的未來:

所以,首先要盡快開展超低排放綜合效果的系統研究與評估。國家環保行政主管部門、宏觀經濟及價格管理部門、電力行業行政主管部門聯合組織相關單位,對超低排放系統性問題進行評估和深入研究,主要包括:超低排放的環境效益、經濟效益及其對技術的影響、系統及設備的可靠性等問題。

其次,要適時修訂《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在深入研究和系統評估的基礎上,修訂《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將超低排放行政要求納入法制軌道。依據對不同地區、不同機組的要求,結合技術現狀,在標準中明確差異化要求。同時,繼續完善超低排放監測、監管、技術標準體系。

再次,要提前部署超低排放技術研發。要盡快開展超低排放相關技術研發,要注意這些新技術既能減少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的排放,又要盡量避免氨逃逸、二氧化碳和三氧化硫排放增加等現象,同時考慮成本降低問題。

最后,要有序推進超低排放改造。應因地制宜、因技術經濟條件支撐和當地電力供需等情況,以環境質量改善為目標,穩步有序推進大氣污染物超低排放改造,避免環境效益差、經濟代價大、能源消耗高、二次污染多的超低排放改造。

而且,最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發電企業開始意識到,電廠能賣的不只是電!2016年3月22日,國家發改委、能源局、財政部、住建部、環保部聯合發布了《熱電聯產管理辦法》,鼓勵采暖型背壓熱電聯產企業成立售電售熱一體化運營公司,優先向本區域內的用戶售電和售熱。

從過去只悶頭發電到今天主動賣電,傳統意義上的燃煤電廠正在實實在在地轉型,并且燃煤電廠的潛力得到不斷挖掘,煤電企業也開始逐漸轉型為區域性的綜合能源服務商,這也許正是煤電企業實現轉型升級最為直接可行的道路。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航天環境工程有限公司 津ICP備09003737-5